此文章写于:2013年12月27日

好久没有写点什么了,自然想提笔来磨磨笔头。

今天,读了程浩的《烧红的月亮》一文,颇有感触,便来一说,关于时间的一些思索。从作者的一段话开始:

“人们总是习惯相信眼前的美好,而忘了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有从辉煌走向衰败的一天。花开自有花落,相聚自有别离。时间就像一只目不转睛的眼睛,它看清了虚假,看清了残缺,看清了岁月的残酷。”

时间,对于万物来说,是公平的。

它演绎着新旧的交替的法则,它能够让最美好的事物顷刻凋零的同时又创造出勃勃生机的新的事物来代替那些陈旧腐烂的个体。四季的交叠,生命的轮回,让世界周而复始地运作着,看似永无止境,美好至极。

但时间,对于人类来说,却是无比残酷的。

古人自有兰亭之序,叹盛宴之难再;赤壁之下,举杯兴怀,哀余生之须臾,羡江河之不穷。而今亦有将人生比作通向坟墓的列车,过往之人,上上下下,窗外景致,来去匆匆。

正因为人是知性与感性的动物,明知注定死亡却依旧昂然前行;明知终将逝去一切,还依旧贪婪地索取。不知是骨子里欲望的摆布还是时间罪恶的潜影。时间就是这只目不转睛的“眼睛”,看透一生的无知,空虚和残缺,告诉我们残酷的岁月终究会侵蚀梦想,模糊意识,泯灭身躯!

当黑夜降临,宁静之中,透过这只眼睛,却时常能看到用光阴来洗出的胶片中,充斥着虚假,空虚,残缺,丑恶,无知…

便自省之,若明天就是末日,就是自己走向死亡的一天,镜中的自我将不复存在,那么看似漫长的一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孰是孰非?

便有此“三省”,以明鉴自我是否虚度光阴:

  • 生命之宗旨是什么?(支撑我的信仰是什么?生的意义是什么?还是说我的人生不需要这等信仰和意义?苟且存活乃是真理…以此衡量个人的价值取向)
  • 这一天,有价值么,价值体现于何处?(没有价值也是价值,价值的衡量尺度不是金钱,而是信仰,只不过众多国人以金钱为价值之尺度,也就没有办法了)
  • 这一天,有虚度么,还是我就需要让光阴虚度!?并且我为之后悔么?(偏离个人价值的方向,我为此感到后悔么?)

P.S. 最后,我很想补充一下程浩没有说完的话:

“人们总是习惯相信眼前的美好,而忘了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有从辉煌走向衰败的一天。花开自有花落,相聚自有别离。时间就像一只目不转睛的眼睛,它看清了虚假,看清了残缺,看清了岁月的残酷。”

“鉴于如此,自然不会选择去做虚假的、残缺之事。相反之,人们应该选择珍惜眼前美好的一切!趁着自己生命还没有走向衰败的时候,默默积淀着沉甸甸的梦想;趁着花瓣还没有分扬飘落的时候,尽情绽放青春的丰姿;趁着相聚在一起还没有挥泪别离,分道扬镳的时候,分享在一起的喜怒哀乐的时光;趁着还能够一觉醒来看见窗外依旧灿烂的阳光而觉得幸福的时候,去做好生命中每一件事情,并且将自身命运所给予的条件发挥到最佳!”

这就是我对待你,这残酷的时间,最真诚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