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raph 最终所呈现的,是一个残缺不全的弃子的形态。

答辩完毕后,心中存有些许阴霾。可以说真正让自己感觉沮丧的,不是老师的提问或故意的刁难,而是自己内心存有一种遗憾,一种没能够真正实现的遗憾。

说来,KGraph 也是我人生中真正用心去做的第一个项目,我那时以为提携上一堆人,拥有共同的志趣(这很难实现)就能够走向所谓的成功。但理想和现实的鸿沟,终究还是断裂了群人之间的纽带……

到头来,我也只能够感叹天时、地利、人和之重要性。

有时候,我会觉得 KGraph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贡献是把我引荐到了百度,以及期间对代码,对技术的热枕,但这些确乎又显得虚无而不实。到头来,近半年的努力所造就的 KGraph,根本算不上是什么成果,也不是什么教训,只是我人生中一次颇有趣的探索的经历,期间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做事的道理。

我已经语无伦次了。

就只想说:

  • Too young, too weak, we are all like that, there will be a long way to go, stay silent till you are strong enough.
  • 客观现实大于主观描述,事实成果大于过程诉说。

现在,答辩完毕了。 最终为这个项目立了一块碑,上面刻下一行字:埋葬的不是遗憾,而是最后的稚气

SurfaceW 于贝壳 2014-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