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宿命是死亡,却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演绎生命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充满了人类独有的理性思维,这种思维让人们诘问自己,什么样的存在才是我所想要的存在,换言之,什么样的存在才是有意义的存在?这种意识便是信仰。

我是无神论者,我不信仰宗教,但是我离不开对信仰的思考。因为信仰一直告诉自己:什么是有意义的?什么样的意义能够衍生出价值?它自然是理性指导行为的方针与准则,是主观能动性发挥作用的根基,如同宪法位于法律体系之首,信仰就是人类理性行为的基石。

正如西谷启治对信仰的解释那样,信仰是站在宇宙的角度,对个人、人类的思考,换言之:个人、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何杜绝灵魂中“虚无”的存在?如何让自己在灵魂的层面上支持自己,给自己情感、理性、强有力的精神支持,让自己认定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有意义”的,而不是“虚无”的?

我想,只要理性的意识还存在,人都应该有这自己的信仰,无论自己是否承认它的存在。